趙國濤 李志濤 王文憑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31日06版)
  “當一名帶兵打仗的指揮員”是滿廣志孜孜以求的夢想,從軍事科學院碩士畢業後,他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留在院校或機關工作,而是申請到作戰部隊任職。導師極力輓留,同學反覆規勸,妻子苦苦哀求,都沒有動搖他的選擇:“我的夢想就是帶兵打仗,這個機會絕不能錯過。”
  滿廣志從排長乾起,歷任連長、營長、團參謀長、師作訓科長,現任第38集團軍某紅軍團團長。他全程參與解放軍陸軍信息化部隊試點建設,經歷多次重大演習考驗,被總部表彰為全軍優秀指揮軍官,軍委首長稱贊他通曉信息化、外軍、聯合作戰,是部隊建設的領軍人才。
  打造全新的信息化部隊
  讀研究生期間,滿廣志對外軍進行了比較系統的研究,他的畢業論文《大東盟及對我國安全的影響》中的許多觀點,直到現在還有參考借鑒作用。到部隊任職後,他更加註重跟蹤研究網絡中心戰、海空一體戰等外軍作戰理念,並將其運用到部隊轉型實踐中。
  2008年,滿廣志任某裝甲團參謀長。當時,這個團正擔負扮演藍軍任務,在朱日和訓練基地與全區各部隊輪流過招,充當“磨刀石”。
  演藍軍不僅要形似,更要神似。在他的倡導下,部隊編製、訓練計劃、作戰條令對比外軍進行調整,訓練、指揮、戰法向外軍靠攏。他還彙編許多材料,組織研究外軍作戰實例,對外軍戰法進行評估分析和模擬推演,總結出信息化條件下藍軍機動防禦和指揮戰術口訣。
  2008年7月,在“北劍-2008”對抗演習場上,信息化藍軍正式亮相,當年就與4支勁旅進行對抗。很多紅軍指揮員發現:對手變了,戰法變了,仗難打了。
  強大的藍軍在演習場上設險局、出奇兵,所向披靡。滿廣志帶領的這支藍軍成為各參演紅軍的研究對象,紅藍雙方在不斷過招中,戰鬥力節節攀升。
  2010年,滿廣志任38集團軍松骨峰英雄團團長,又一次站在陸軍信息化建設的最前沿。這次任務不同以往,他們擔負著打造一支全新的信息化部隊的重任。
  滿廣志將美國陸軍轉型標桿部隊——“斯特賴克”旅的建設經驗擺上團黨委常委案頭。
  有人說,你這是崇洋媚外。還有人說,別當出頭鳥,搞不好丟了“烏紗帽”。更有甚者,等著看笑話。
  滿廣志帶領部隊甩開膀子幹了起來。不到1年,全師信息化知識考核,滿廣志名列前茅;裝備通聯測試,滿廣志次次拿第一。這下,大家信了,兄弟部隊來取經,滿廣志傾囊相授。
  2012年,他帶領面貌一新的信息化團隊奔赴塞外演習場。演習開始後,紅軍無人機、熱成像等偵察手段層出不窮,電磁壓制破網絡、機降奇襲斬敵首、火力打擊非對稱等作戰手段信手拈來,令觀禮臺上的將軍們眼前一亮。
  把“戰備”變成了“備戰”
  今年年初,機關按計劃制定年度戰備方案,按照往年的“慣例”,只需要將人員、裝備等數據稍作修改,把基本任務、保障要素表述清楚即可。但這份《全員重裝出動方案》在團長滿廣志那裡被判為“不合格”。
  “據我瞭解,坦克機動路線中,孫莊這條路已經堵死了,坦克怎麼過?”
  “方案都現地核實過嗎?”
  幾句話問得各部門負責人、業務參謀無言以對。
  “戰備就是備戰,打仗的事不能大概齊,戰備方案必須實打實,仔細勘察,重新來!”
  這一修訂就是一個多月,全員重裝出動方案、輕裝出動方案、預期疏散方案、鐵路輸送方案4套計劃終於完成。新的方案中,所有能考慮到的情況,都能找到答案。
  半米高的方案,下發給各級指揮員,更裝進了全團官兵的腦子裡。團政委劉華生說,從部門領導到普通一兵,拿著方案就知道該怎麼辦,以後打仗就這麼打,腦子裡門兒清。滿廣志把“戰備”這個名詞,變成了“備戰”這個動詞。
  滿廣志還愛“放炮”。去年軍委首長到師里視察調研,滿廣志作為基層帶兵典型參加座談。他覺得機不可失,盤算著將擔任團長3年來發現的問題向首長一一彙報。他彙報了信息化部隊“戰鬥力建設的目標體系還不夠明晰、實戰化訓練落實的質量還不夠高、指揮員隊伍的指揮素質不容樂觀”等4個亟須解決的問題,彙報內容有理有據,數據翔實,發人深思。
  所有人都在提心吊膽。沒想到,軍委首長聽完後,不但沒生氣反而意味深長地說:“信息化部隊建設,就需要多一些你這樣的幹部。”
  “這個指揮員有真功夫”
  2004年3月,滿廣志所在部隊參加北京軍區組織的信息化建設成果演示,他負責擬制陸空協同方案。由於對空軍戰場容量、動用強度、進入方向等考慮不充分,第一次準備協調會上,他精心設計的方案被聯合導演部當場否決。
  首次接觸聯合作戰,就栽了個“跟頭”,滿廣志深深感到,不懂聯合作戰就打不贏現代戰爭。隨後的3個多月,他“惡補”聯合作戰知識,查閱50多本專業書,虛心向空軍、陸航參謀人員和專家求教。一次一次征求意見,一稿一稿打磨完善方案,先後修改方案32次。
  第33稿聯合作戰方案出爐,涵蓋天氣情況、地面能見度、地表溫度等氣候條件和出動路線、出動時機、批次數量、戰場容量等詳細配置信息。
  聯指領導看後當即表態:“就按這個方案來。”
  演習大獲成功,但滿廣志探索聯合作戰的步伐並未停歇。之後不久,他撰寫的《陸空聯合訓練問題研究》在核心期刊發表,引起廣泛關註。
  2012年7月,總部在朱日和訓練基地組織聯合作戰演習。滿廣志所在團被編在師左翼攻擊群。可就在演練的前4天,他接到命令,該師右翼攻擊群的某紅軍團團長因工作變動出現空缺,上級決定調任他為該團團長,並同時指揮兩個團參加綜合演練。
  滿廣志跑遍紅軍團的所有分隊,瞭解人員和裝備,並帶領司令機關和營連主官,對作戰計劃反覆推演。
  4天后,戰鬥準時打響。滿廣志同時指揮兩個突擊群,在空軍和陸航部隊密切配合下,打節點、破網絡,一記漂亮的“左勾拳”加一記漂亮的“右勾拳”,對“敵”縱深力量形成分進合擊之勢。同時,特戰分隊實施敵後機降,一下子把對手逼入絕境。
  現場觀摩的一名將軍稱贊說:“這個指揮員有真功夫。”
  同樣是在朱日和訓練基地,在一次對抗演習中,滿廣志所在的部隊扮演藍軍,演習有36個國家上百名武官現場觀摩。面對功勛卓著的紅軍部隊,藍軍連續實施代號“野狼”的6次作戰行動,將信息化戰爭作戰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,讓紅軍吃盡苦頭。
  現場觀摩的德國裝甲第十師師長馬庫斯·本特勒感慨說:“未來戰場誰碰上這支部隊,都是一個可怕的對手!”  (原標題:“衝鋒”在陸軍轉型最前沿)
創作者介紹

黃宗澤

cw18cwpv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